锦色

春水照

Tomorrow:

*女性审神者注意

*加州清光X女审神者

*源自 @灵魂非审阿咩 的图,所以审神者也是她家女审神

*作业BGM-涙(高杉さと美)


  真是难办啊。

  米黄色头发的女子站在庭院中的水塘边似乎在思考什么,春风吹起她的衣摆却似乎吹不去她的烦忧。

  刚刚在摆弄花草的时候为了方便把前几日买的戒指放在了石头上,谁知放水壶的时候一碰,那小小的首饰竟弹落进了池塘之中。池塘中的水不算深差不多只到她的小腿肚,今天阳光也很暖和,虽然和服的下摆麻烦了点不过只要提起来就好了。

  一切都在怂恿她放心大胆的下水捞。

  拖去高跟长靴和棉袜,她小心翼翼的用脚尖试探,水面荡起波纹惊扰了池中的锦鲤,四散而去的鱼儿像是在水中晕开的彩墨。踏入微凉的水里,提起衣摆弯下腰开始搜索,时间久了她也没顾着垂下的衣袖已经被沾湿。

  可能是因为戒指实在太小,又或者是水中的石子水草太多,大半个时辰过去了搜寻依旧无果。少女撑着腰直起身来,感觉有些头晕眼花,只能看着池边的樱花树发起愣。

  “主人,您在干什么?”

  回廊处的一声呼唤将她拉回现实,回过头,熟悉的身影正朝她匆匆跑来。

  “清光啊,我有点东西掉进池塘里,半天都找不着。”她垮下肩膀,有些气馁。

  “那我也一起来找吧。”青年二话不说就准备下水。

  “哇呀,这会把你衣服弄脏的,你不是最讨厌这种了么?我的衣服已经弄湿了,我来就好了啊!”她慌忙的阻止着,加州清光拖去外套放在一边,却连裤腿都没卷就直接踏进了水里。

  “这样我的衣服也湿了,您没有意见了吧。”清光朝她眨眨眼,开始在池塘中翻找起来,红色的指甲油和穿梭在池底的鱼几乎融在一起。

  “指甲也会弄花的呀。”少女叹了口气,小声嘀咕着。

  两个人找起来到底比较快,不过一会儿他们就把池塘探查了大半。她无意间抬起头,看见不远处的青年正认真的弯腰观察水底。黑色的发尾被沾湿,水滴从尖端落下,白色衬衣透出纤细的肌肉线条,樱花飘落染上他的肩膀。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一副美景。

  但却让她生出恶作剧的心思。

  悄悄走到对方身边,用手撩起一点水洒在他脖颈间,男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凉意差点跳起来。

  “哇!”他捂住脖子一脸讶异的看着少女。

  “哈哈哈抱歉,看到清光认真的模样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。”她一边笑着一边用袖口仅有的干燥处擦去滑落到他锁骨的水滴。

  “真是恶劣啊...不过,我可不是那种宽宏大量的人!接招!”他迅速的用指尖撩起一片水划向少女。

  “加州清光!”被泼了一身的少女似乎被激起了斗志,掬起一捧水朝跑路的男子追去。

  “就算是主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!”

  “正有此意!”

  “这是!我的!实力!”

  “喂喂真剑必杀的台词都出来了啊啊啊!”

  ... ...

  “这是什么新的调情方式么....”

  被嬉笑声吵醒的次郎从屋内探出头来,喝了一口酒又接着倒头就睡。


  池塘下面的鹅卵石可是非常滑的。

  这一点在少女摔进池塘之前才被想起,闭上眼做好了变成豁牙的准备,却意外的没感到疼痛。等她紧张的半睁开眼,眼前是散开的衬衫衣领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头顶。

  “小心一点啊。”垫在她身下的加州清光用手半撑着地面,石榴色的瞳孔在阳光下荡出涟涟波光。

  “抱...歉...”她慌乱的想要爬起来,支撑点却又是光滑的石头。

  于是不出意外的她又趴在了男子身上。

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主人这样对我投怀送抱可真是让人受不了。”爽朗的笑声让她脸红成了发髻上的那朵椿花,但在难为情之后她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不禁也觉得有趣,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被夹在战争与宿命之中,这样开心的时光如同凤毛麟角。

  多么希望那一刻能够定格啊。

  在未来的某一天,嘴角染上鲜红的男子和衣摆尽是血迹的少女同时这样想着。


  但此刻的二人是不会知晓的。

  “不过托您这一摔,我找到了这个!”加州清光摊开手掌,里面静静躺着一枚精致的戒指,戒托上有颗小小的红色宝石,闪烁着美丽的光泽。

  “就是它!”她刚想伸手去拿,对方却缩了回去。

  “主上为何会有戒指?别人送的吗?”他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“哪有人送我...前几天去万屋,老板说这个是瑕疵品打特价,我看着挺好看的就买了。”少女如实回答。

  但她并没有说的还有,最重要原因是这戒指上的宝石像极了他的眼睛。

  “这样啊,那....”他托起她的手,仔细的将戒指套入纤细的无名指。

  “就当是我送的吧。”

  她的脸再一次涌上潮红,而青年却只是微笑。


  一池春水倒映出他们的身影,自成一双。






后记:

  感谢阿咩授权让我脑补了这么多。

  女审神的设定没有名字正合我意!!!(什么鬼——),翻遍你的LOF我也没看有写头上到底是啥花,所以就自定是椿花了_(:з」∠)_

  图片下面有说糖里有玻璃渣对吧,所以我也洒了一把玻璃,你们要打去打阿咩!我不背这个锅!

  实力的我写出了这个不怎么实力的文,所以实力的读者们就....不怎么实力的看就好!

  文的名字出自冯小青的“瘦影自临春水照,卿须怜我我怜卿。”

评论

热度(163)